第三章 催情香

首页

轿子在坤宁宫里的一处偏门前停下来,门外是老太监的公鸭嗓:“请二位在此更衣。”

牧野槿起身掀轿帘,只一个倾身的动作便痛得她直吸冷气,右手顿在半空,良久才缓过气来。

她咬牙提气,故作无事地掀开帘子,神情僵硬地先一步下轿。

画楼见状,对这个难登大雅之堂的王妃嗤之以鼻。

他们王爷虽然眼盲,但也是丰神俊朗,宛若天人,今天就要被她这个死囚毁掉一世清誉了!

越想此事越不爽,画楼移步上前,不露痕迹地撞开牧野槿。

余光里,女人身形一顿,画楼撇撇嘴,没有开口。

殊不知,他这一撞,牧野槿更觉得腹部一阵刀绞般的疼痛,痛到来不及反应,只能面色惨白地怔住。

狗东西!找死!

将王爷扶出来,画楼看着身后唯一一扇门,就要扶王爷去更衣。

沈清野拽住画楼,转身对牧野槿道:“你来伺候本王。”

这话俨然在给牧野槿撑腰。

不仅画楼一愣,牧野槿也呆了一瞬,直到沈清野伸出手,她才提气抬腿跟上去。

这是在宫里,她可以不跟画楼一般见识,所有的账等出宫再算!

偏殿里早已燃了烛火,点上香炉,青烟袅袅,红纱罗帐,层层纱幕后的床上摆着两套衣裳。

“你自己能换衣服吗?”牧野槿松开他的手,犹疑问道。

她自己换衣服都十分吃力,要是再给沈清野换,不知道得折腾到什么时候。

“能。”沈清野刚干脆答应,转身就绊倒在高了一寸的台阶上。

看见他还倔强地往前试探,牧野槿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,上前抓住他的手,“跟我来。”

沈清野没有挣扎,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走到床边,但翕动的鼻翼却道出了他的怀疑。

“香炉里的香有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牧野槿把衣服交给他,又看到了地上的两双鞋子,踢到一旁,以免绊倒沈清野。

接着她抄起架子上的一盆水,泼在了香炉里,将熏香浇了个透彻。

随后她退到一旁脱衣服,怀里掉落的一只灰色蛇纹手套看得她惊喜万分。

这是克制毒手的手套,没想到竟然也跟过来了!这下她终于不用小心翼翼地换右手了!

殿内漂浮的香味特殊,沈清野从没有闻过,记忆中有用的信息并不多。

他还在回想,却忽然之间觉得燥热无比,似乎要烧起来一般。

“你脸怎么红了?”牧野槿拨开他的衣领,“身上也红了,这香果真有毒!”

沈清野霎时间反应过来,一把推开牧野槿:“笨!是**香!”

就在一瞬间,牧野槿松开手,退到一旁。

听这名字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牧野槿有一点不明白:“在坤宁宫给你下**香,他们怎么想的?”

“秽乱宫闱是杀头的重罪!”沈清野咬牙向她解释。

他没想到姜皇后会在这里下手,宁肯毁了坤宁宫的名声,也要弄死自己。

看着沈清野紧咬嘴唇隐忍的模样,牧野槿高高挑起眉头,不得不说,这画面的确够有诱惑性。

可问题的关键在于,她没有事,**香对她一点用都没有。难道是因为毒手?

牧野槿低头,看向苍白如纸的左手,没有丝毫犹豫,划破了手指,鲜红的血从苍白甚至青灰的肌肤伤口流出来,强烈的颜色刺激着她的眼瞳。

“沈清野,别动。”

“离远点!”沈清野思虑再三,还是没有去碰牧野槿,警告地开口。

体内的寒毒还能再压制一会儿,但如果牧野槿靠近,他不知道场面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“好歹我也是你的王妃,帮你解决是分内之事。”

牧野槿推倒坐在床边的男人,欺身骑上去,捏紧沈清野的嘴,把流血的手塞了进去。

霎时间,一股血腥味充斥在沈清野的大脑里,但比之更先反应过来的,是他无比清晰敏感的身体。

天旋地转后,牧野槿和沈清野换了个上下,牧野槿身上的伤口也随之撕裂。

“嘶~狗男人!老娘在救你!”牧野槿气急败坏地推搡,却被沈清野困得更紧,低迷暧昧的气息将二人包围。

“这样救人吗?”沈清野**着她的手指,沉醉的神情宛如邀请她堕入地狱的恶魔。

他低头吻住牧野槿干燥的嘴唇,明明粗糙的唇瓣,此刻于沈清野而言却充满了诱惑力。

知道自己打不过,牧野槿索性环住他的脖子,勾魂的眼眸媚眼如丝,摄人心魄。

只可惜沈清野看不见。

“王爷对我这么急不可耐吗?”牧野槿挑起他的下巴,凑过去轻轻一吻,含住了男人冰凉的唇瓣。

迷离惝恍间,她重重一咬,痛得沈清野三魂丢了七魄,所有理智都被拉了回来。

“清醒了?”牧野槿不屑地笑出声来,又骤然收起笑容,“清醒了就赶紧换衣服,别耽误时间。”

仗着沈清野是个瞎子,牧野槿毫不避讳地脱衣服,掀开臭烘烘的肚兜,肚子上一道狭长的伤口愕然出现。

本来伤口已经结痂,但出来被画楼撞了一下,又被沈清野压倒,不撕也得撕。

她将就着用凉透的水清洗伤口,再用旧衣服紧紧缠在腰上,勉强止住血迹。

她将所有头发挽起,插上簪子固定,看上去像个女道士。

顶着这幅尊容,牧野槿大咧咧地和沈清野推门出去,对上老太监惊愕的眼神:“你们……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?”

听到这话,牧野槿眼底划过一抹狠厉,看来他们也知情。

画楼眼尖地看到了王爷的嘴唇,惊呼一声:“王爷,你的嘴唇怎么了?”

牧野槿不屑道:“你们家王爷垂涎我的美色,幸好被我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,否则我可就清白不保了。”

画楼差点没气背过去,这女人简直不要脸!

上一章   下一章

仅需0米粒

即可解锁所有章节,畅读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