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强心剂

首页

掌心与沈清野胸口贴合出,清冷的白色光芒溢出,不知是月光的映射,还是来自牧野槿的手掌。

这怪异的一幕若是叫人看见,牧野槿定然会被直接拉走,当做异端烧死。

半晌,那光芒还没有消失,牧野槿收回手掌,低头呢喃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她不是没有用毒手救过人,只要光芒消失,被救的人也好得差不多了,可沈清野身上的毒却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,仿佛无底洞一般,毒手也奈它不何。

抬头,沈清野苍白如纸的脸映入牧野槿的眼帘,柔美与俊朗惊异融合的美貌在昏黄烛光的映照下越发动人心魄。

可为何,他就是不好呢?

提手搭在沈清野的手腕上,牧野槿眉头一挑,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失望。

这脉象根本不像活人,微弱到连脉搏也探不出来。除了月下微微起伏的胸口,没有任何活着的迹象。

说得再直白点就是,沈清野熬不过今晚,必死无疑。

一个熬不过今晚的瞎王爷,连下人都没有几个,能护住她吗?

他那两个手下对自己也绝非善意,就算自己留下来,难保不会腹背受敌。

粼粼月光透过窗纸,洒在床前半蹲着的牧野槿身上,淡淡的柔光拂过她毫无血色的脸,一阵微不可查的叹气后,她随手拔下发簪,青丝再次落了满身。

算了,谁让这男人长得那么好看,谁让他把什么还魂丹让给自己了。一命换一命,至少先让他撑过今晚再说。

“沈清野,你赚大发了!一般人可没这个福气用姑奶奶的血——”

声音未落,右手的发簪已然划过左手腕,她悬起手腕,捏着沈清野的嘴,流动的血液缓缓落入他的口中。

“完蛋!”

突然,一阵晕眩从脑门直窜脚底,牧野槿扔掉发簪,跌坐在床边。

她只想着毒手的血能给沈清野解毒,却忘了自己的身子也亏空得厉害。

堪堪止住手腕的血,她的眼前一片模糊,三四个沈清野交叠晃悠,眼皮也重得抬不起来。

刚刚她还担心沈清野护不住自己,现在不用担心了,她自己恐怕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打着最后的精神给沈清野诊了脉,总算有点跳动的触感,她才放心坠入无边黑暗。

一命换一命,就算自己死了,她也没输,不是吗?

打过一个激灵,牧野槿哆嗦着睁开眼睛,酸楚疼痛杂糅在一起,涌入四肢百骸,像是要把她撕裂一般。

她扶着墙艰难起身,放眼望去,眼中迅速凝结出一片惊骇,眼前经历炸弹后狼藉的一切她无比熟悉。

这个地方化成灰她都认识!

就是在这里,她被人钳制进行实验,一次又一次地濒临死亡又绝处逢生。也是在这里,她的老板想要结束她的性命,被她拉着同归于尽。

同时还有一个疑惑浮现在她的眼前,这个医学实验室既然已经被她炸了,怎么还会出现?难道自己又回来了?

低头看着身上的古朴的衣着,牧野槿也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。

在实验室摸索一番,唯一让她兴奋的是,这个实验室里有强心剂,是那个变态希望她时刻保持精力,特意让人研发的。

一阵翻箱倒柜,牧野槿终于在一个半开的保险箱里找到了五支强心剂。

五支……这混蛋未免太抠门了点吧!

不管了,小命要紧。

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死是活,她还是没有丝毫犹豫,她立刻给自己扎了一针,强心剂推入身体,冰凉的触感刺激着她的感官。

幸好还有感觉,也就是说,她还活着。

既然活着,那这里是哪里?是现代的实验室,还是依旧在郡王府里?

压下心头的疑问,终于,一口浊气吐出,牧野槿站直了身子,缓慢适应清醒,接受视线里的混乱信息。

实验室有一半都被炸塌了,还剩下一个存放药品的巨大柜子,而恰好,她知道柜子的密码。

但她不知道这些药品用完,自己该怎么办。

药柜里面都是西药,对她身上的伤口愈合没有太大作用,现在用不到。她只是试了一下密码,又重新关上玻璃门。

没记错的话,实验室有一块药田,专门用来种植中药,那块药田被人精心改造过,能极大限度地提升药效。

绕过药柜,牧野槿果然看见一扇门,推开冰冷的门,后面就是她要找的药田。

因为有这扇门保护,那些名贵的药材没有受到伤害,依旧长势旺盛。

这一幕让她松了一口气,“天不亡我啊!看来姑奶奶还能再折腾几天。”

看了看药材,又看看手里剩下的四支强心剂,牧野槿关上门,放了三支强心剂回保险箱,只留下一支带在身上。

她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沈清野,如果能,这针强心剂就送他了,如果见不到,这支就留给自己以防万一。

又放血,又送针,他沈清野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才遇见了姑奶奶!

上一章   下一章

仅需0米粒

即可解锁所有章节,畅读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