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第二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

发布:2018/11/15 8:32:55

加入书架

秀婆把我支了出去,留下奶奶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我支楞着耳朵趴在门口听着,只能依稀听到秀婆说了一句:“他还是来了。”

奶奶出来的时候眼眶还是红的,整个人仿佛又苍老了不少。在我反复追问下,奶奶终于说出了实情。

在我五岁那年,生了一场怪病,看过很多医院都不见好。最后奶奶决定死马当作活马医,背着我爸妈带我找到了秀婆。

经不住奶奶的再三恳求,秀婆替我做了一场法事——让我和地府结了亲。

法事操办完,当天夜里我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所有人都把这件事给忘了,没想到十多年之后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说到这里,奶奶拉着我的手老泪纵横地念叨着:“都是我不好,当初做了这么一个糊涂的决定,是我害了你啊。”

说实在的,我一点都不恨她,要不是她和秀婆,我也活不到现在。。

奶奶的话倒是让我想通了一些事,当天我避难的那座破庙显然已经久无人迹,但是台案上的祭品倒像是新摆上的。

更离谱的是这些祭品不是一般的酒肉馒头之类的,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里面竟然还有一盘我最爱吃的糖醋里脊。

那分明就是替我准备的!

阴谋,我越发感觉到这一切根本就是一场**裸的阴谋!不过最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设下这个套的家伙会是谁呢?

回到家,奶奶擦了擦眼睛,嘱咐我别把这事儿告诉我爸妈。

今天家里冷清的很,只有母亲一个人屋里屋外忙活着。我一问才知道,我爸和村长去镇上找戏班子了。

我这才想起来,今天已经是阴历七月十二了,再过三天就是村里祭祀的日子了。

每年阴历七月半,村子里都会请来戏班子在平子河唱上三天船戏。在如今这个年代,这种场面可是不多见了。

除了戏班子唱大戏,还有一个传统是村子里待嫁的姑娘还要全部穿上红嫁衣站上祭坛,让地府的大老爷选亲。

祭祀的传统已经在我们平子湾延续了上千年,不过据说还没有一个姑娘被地府相中。

自打我上了中学开始便很少回村,说起来我还没有真正参加过村子里的祭祀呢。不过眼下我已经毕业回乡,今年的祭祀说什么也得上了。

黄昏时分,我爸才满脸疲惫的回来,身后还跟着村长和村子里一干上了岁数的老头。

“他娘的,一听说是咱们平子湾唱戏,那些戏班子说啥也不来。”村长的语气很是气愤:“眼看着就剩三天了,要是再请不到戏班子,咱们平子湾可就……”

我爸性子慢,说起话来也是不急不躁的:“依我看请不到就算了,这都啥年代了,早就不兴这一套了。再者说,咱们村子船戏唱了这么些年,不也没出过啥事嘛,也不差这一回半……。”

我爸话还没说完,就听砰的一声,就见年过百岁的太爷爷把手里的烟杆往桌子上一摔,扯着嗓子吼道:“你知道个屁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那一年就是因为打仗,村子里没有请到戏班子,一夜之间死了二十几口子人,那叫一个惨,过了这么些年我都忘不掉。”

被太爷爷这么一吓唬,我爸的脸色变得难看了,顿了片刻,才说道:“那我明天再上县里看看。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